极光吐吐船:挪威邮轮Hurtigruten

    2020-08-07 11:21 来源:草根影响力新视野

    原标题:极光吐吐船:挪威邮轮Hurtigruten

    草根影响力新视野 Dr. Phoebe

    "不,不!先去冒险,因为解释总会花太多的时间。"(爱丽丝梦游仙境)

    根据不久前和的新闻报导,位于挪威的邮轮Hurtigruten因为在日前爆发36位船员和5位乘客被检测出有新冠肺炎阳性反应,外加连带影响两艘分别承载209和178位乘客的邮轮。导致该公司负责人出面道歉之余,还将其他的邮轮航行都取消,好控制疫情。Hurtigruten邮轮旗下的轮船到底是什么样子?为什么会成为对抗疫情的破口?今天和各位分享这则新闻之余,也顺便介绍这个号称欧洲极光船的Hurtigruten船公司,外加我当初搭乘时的个人体验。

    Hurtigruten其实原本起家是一间公共的货船油轮,航线主要由西边的到北边的希尔克内斯Kirkenes,后来斜杠为邮轮放游客上船,以由北极海的极光邮轮之称来行销,吸引了众多游客前来。在冬季时,甚至有极光保证之称,允诺若参加他们两星期的极光邮轮却没看到极光的话,将会免费给你另外一趟航行让你回来看极光。当初Hurtigruten之所以会吸引我的目光,主要是来自于他航线之间点和点的弹性选择,比如你可以选择两个星期的极光船,全程搭邮轮到各个定点下船玩,也可以只搭三天,成为你北极圈城市移动之间的代步。于是我便选择后者,带著家人搭乘从特罗姆瑟Tromso到希尔克内斯Kirkenes这个地方。

    展开全文

    我们在晚餐前上船,准备我们这一家九口第一次的邮轮体验。

    不同于许多人对于邮轮的奢华想像,认为去邮轮就是狂吃狂喝耍废享受,Hurtigruten邮轮则走的是精(刻)简(苦)实(克)际(难)的路线。供你吃睡,但其他什么游戏休闲享受则…请你自备。正如我之前所说,Hurtigruten的正职是货运,另外才是载客。下图两边就是房间区的走廊。

    Hurtigruten邮轮对于乘客在每间房间的安排都十分严格,一旦选定后都不得随意换房。由于我和C要求拥有婴儿床,因此我们被安排在最大也(相对来说)最舒适的家庭房型。家父虎妈两人房远在天边,喔不我是说船尾,因此暖气不太行,导致于他们全程都得裹紧棉被睡觉(如果不是因为树宝晚上会骂骂嚎的关系,我真的会跟他们换房间)。嫂嫂的三人房则是拥有上下铺,一样是非常压迫性的空间。

    一个非常迷你的浴室,基本上连一个人站在里面都会觉得拥挤的地步。

    两人床,非常迷你。

    床前面还有一个小小的沙发座椅,这基本上以房型来说已经是奢华等级的地步,

    船上到处都有年代感相当浓厚的休憩区提供给你使用。另外船上的服务也是压缩精简,比如我们光是住房的时候就等了半个多小时,晚餐入坐也等了十几分钟才搞定,至于来帮你清理房间就更不用提了。如果你认为这里会每天帮你掀被放巧克力,旁边再用毛巾折个假掰动物的话,那麽你一定会大失所望。

    可以看到船外的阅读室,不少人会在这里看书喝水。但我很快地便了解三件事情:第一,这船只上唯四个会不定时发出噪音的小孩们,就是来自于树宝和树宝的表哥表姊。第二,这船只上95%的宾客都是欧洲籍的年长者,而且都是行动尚未不便且不介意爬很多楼梯的长辈(不然也不会远征北极圈了)。第三,亚洲面孔黑头发的人全部加起来不超过十五人(其中九名由我们人丁旺盛的家族占去)。

    来聊聊食物部分,基本上我们真正享用的只有第一天晚上的晚餐和最后一天的早餐。好在于我们选择的方案是最基本也最便宜的Basic方案加购的,并不包含用餐,但最后证明即便我们加购晚餐,还是比其他Select(中等)或Platinum(奢华)方案来的划算许多。下图为海鲜饭和汤品。

    不得不说这顿自助式料理还不赖,选择样式多,同时味道以北欧水准来说也非常美味。据说邮轮大约每十一天会重复一次菜色,选择和样式非常多元(抱歉我真的忘了价钱)。

    随你拿的海鲜,包括新鲜的贝类和熏鲑鱼。

    除了蟹脚以外还有小龙虾。

    我在船上整趟都在时差中,大概半夜三四点时就会起床。为了不打扰到老公和小孩,就蹑手蹑脚地来到甲板最上层的休憩间小坐上网。各位看到我在北欧旅行时所上载的文字和照片,都是在这个安静时间产出的。

    离开前的早餐,也是我们能下肚的两餐之一。除了熏鲑鱼、豆类、蛋类以外还有培根和肉球。

    旁边还有新鲜优格、现打果汁、和水果以及乾酪。顺带一提,图中咖啡色那片乾酪是Brunost,同时也是挪威特产。因为带点甜味,成为当地小孩的最爱,但是据说法国游客来的时候,一脸不屑的表示:这不是乾酪,请不要侮辱乾酪之名。

    接下来来聊聊在船上的生活。如果要我用一个字来形容我在Hurtigruten,就是吐,没有其他。基本上,由于这段航线濒临北极海,又加上我们一月底所造访的天气有著许多的风暴和大雨,因此船只基本上就是处于一个左右摇摆的状态。但这不是普通的摇摆,而是会令你感到天旋地转、脚步踉跄,而且还是会顺势让你不小心狂吐不停而不小心减肥的地步。

    能拍到晴天或是一点点阳光配著冰山照实属稀有机会,我只要能够看到外面就会找机会狂拍(即便船只上的窗户不是那麽干净)。但我们全家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吐,树宝算是吐的最少的(只有第二天晚上吐一咪咪),其他人都敌不过北极海的威力,从头吐到尾。

    虽说这个点还是放人下来观光,但当我们在陆地上的一个多小时,就见证了下雪、下雨、天晴、阴天四种不同的天气。用这张照片来记念我们当时搭乘的船只。

    我们在下著小雪的Nordkapp城镇中漫步,由于一个早上全家人都晕的晕吐的吐,因此只要能够上到陆地,都感到无比的兴奋,即便不是晴空万里也没关系。下雪的小镇相当安静,除了邮轮下来的游客之外,几乎没有看到太多在地人。

    我们随意找了一家便利商店来觅食,里面有著许多点心,而我们只买了比萨、三明治、果汁、饼干等简餐来充饥。当然我们后来也不会知道,这会是我们那天唯一的一餐。更不会知道,上船之后吃的东西后来全都因为晕船的关系吐了出来。

    原本要爬上北角的山,就这样和[据说]欧洲最北的地点擦肩而过。

    图为嫂嫂和小侄子的照片。由于一月底的日照时间非常短暂,大约只有三四小时之多,因此就算是中午时期,也看不太到太阳。外面的天气让你即将冻僵之余,光线永远是柔和舒适的。

    找得到我吗?

    顺带一提一个不相干得故事。我要去北极之前物色了大衣许久,但不是太长、太薄、就是太贵。本来想说干脆穿短大衣配三件长裤算了,但最后在Uniqlo找到一件超暖超合身的军绿色大衣,好像是有人在网络上订购但现场退或的关系,又加上是童装部门,导致于下杀到$19.99美金(约台币600元)。于是就这样被我买走,替我抵挡北极风。

    吃饱喝足之后,树宝直接在大雪中睡著了。

    回到吐吐船,喔不我是说Hurtigruten极光邮轮船上,所拍到的北角。此时虽说还不到下午三点,但太阳已经下山,小镇中纷纷打起了灯光。

    你问我最后我们三天两夜在极光船上有看到极光吗?答案是没有。虽说只有三天的时间些许不够,但是如果我真的放两个礼拜的家人在上面的话,应该有可能让所有人都吐到跟我断绝关系吧!

    回到我们最初讨论的新闻,其实会在船上有疫情蔓延开来,我也不太意外。一方面船上的工作人员都是身兼多职,一人分饰多角的在非常狭小不透风的空间中工作。另一方面大部分的乘客还真的都是长辈级的退休人士。撇开少数一些打算上山下海并且不打算走舒适路线的人(比如我们一家),大部分的游客都不介意来挪威西北用慢步调的方式慢游慢玩。每天可能下船一到两次的时间去附近小镇转转或去某个景点玩一下,但这群人士也成为最容易被传染的对象。反观年轻气盛想抓紧每个时机都大冒险探索的人士,可能会选择更有效率的飞行方式来完成旅途。下图为无意间捕捉到夕阳景致。

    我们在最后一天到达希尔克内斯Kirkenes时,船身安稳许多。同时也让我们得以看到身边的美丽冰山之景。

    据说欧洲所有轮船之中,就属Hurtigruten最早在疫情趋缓后决定复工,不过看来依然不敌疫情肆虐。要看到邮轮再度行驶,恐怕得再等上好一阵子。因为不只是船员和游客被影响而已,更严重的是有69座邮轮停靠的港口城镇的人民都有被感染的风险。目前Hurtigruten唯一能做的,是请那两艘邮轮上的游客自我隔离十来天(但游客是否会乖乖就范,则没人管制)。

    我问家父北极之旅最令他印象深刻的点是哪里?他毫不犹豫的说,是搭乘这艘让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呕吐的邮轮。是说事后我对我的家人也感到非常不好意思,早知道北极海冬季有这么恐怖,我就让大家坐飞机算了。但事后当大批人马回台、回美,而全世界爆出肺炎之际,我们都一致同意,还好北极的邮轮已经搭过了,人生难得冒险一次,这趟冒险,也将令我们永远回味。

    更多美国旅行信息请看DrP新书<>,更多美国文化分析请看DrP新书<>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责任编辑: